有的沒的的有的霉的

​about something,

Something moldy

創作理念與歷程

「是的,有時候必須像那樣回到原點,回到形成現在的我的場域。」

-村上春樹,《刺殺騎士團長》

 

以當時在發霉租屋小套房的居住情形與心理狀態作為創作靈感,從個人發霉的小套房經驗中呈現內在自己與外在環境的衝突關係,以此做為此創作的發霉文本:
「白天與黑夜,聽不到外在的聲響,散發出淡淡的霉味,陸陸續續發現壁紙、衣物等等開始發霉,但我卻沒選擇離開,這裡是一個可以自由進出的密室。
由於外在壓力的劇烈,選擇躲在發霉的小套房當中遮蔽自己。
在關起套房門時,與世隔絕。
躺在幽閉的小房間,感覺到自己猶如躺在毫無界限的大海上載浮載沉,
虛擬與現實的界線變得相當模糊,
身體與靈魂分離開來產生出自己在觀看自己痛苦的狀態,
堅硬的房間逐漸變得軟化,像是厚厚的被子蓋在身上和靈魂上
自己也成為房間的一部分,跟著那些發霉中的空間與物品融為一體,
沒有時間感、沒有空間感,沒有情緒感知,一切都變得相當扁平化。」

這件作品欲呈現的是:為什麼在被認為糟糕的發霉環境中,卻不願離開?為什麼肉身已離開發霉小套房,卻持續與發霉為伍?發霉情節的產生類似幻肢(Phantom limb)的狀態,即便離開當時的情境和失去原有的居住環境,但當時的精神狀態和身體感受,仍然強烈影響著現在的自己。即便在一個乾燥的公寓,一旦把自己圈限在過往記憶時,即成為發霉的誘發狀態,身處環境是和機械丈量的溼度無關,痛苦的回憶像發霉的狀態,無法徹底清除,隱隱然持續作用著。

_2018

_投影裝置、複合媒材Projection、Mixed Media

_依場地Dimensions Variable

簡嫚君

發霉介質史萊姆(SLIME)

「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。」-王家衛,《2046》

國小時,母親為了訓練我能獨自一人睡,買了一只Hello kitty填充玩偶給我,並解釋說這也是媽咪,她會陪著你一起睡覺、不用怕黑之類的話,雖然一開始很難接受,總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,但也逐漸習慣母親形體的轉移。到了國中之後,因為長年抱著睡著後在玩偶臉上殘留口水,導致Hello kitty潔白的臉泛起黃漬和斑斑黑點,而遭到母親說著這樣對身體比較好並積極勸丟,母親的分身被母親消滅。過了不久,她興高采烈地帶著從美妝店用點數換來一個史奴比的小抱枕,雖然我還是會抱著睡,但對愛的表現感到不適。在童年的發霉經驗中,對於血緣間的依存關係深感困惑,母親有著許多母親的替代品,所謂的「唯一」被輕易的置換。回想起來這應該是我對於發霉物有著眷戀感的開始。  

 

而在發霉小套房中不合空間格局的加大雙人床,床褥上堆疊又散落著未曾謀面房客們的大大小小或深或淺的污漬。由於房東對於在狹小的套房走道,搬離大床很困擾的狀態下,我妥協地睡在沾染各種體味的床上。對於童年的發霉經驗中,已經習慣睡眠環境中要有著習慣味道的我,環繞四周的不熟悉味道具有相當巨大的壓迫感。當自己每夜因過不去的內外在壓力,雖想自殘卻毫無勇氣,只能以汩汩淚水代替溫熱的血液。淚流不止過後,也只能在自己的眼底攪和著不具名過客們所殘留的殘影,擱淺在床。對於變化難以接受,但又在數日過後逐漸不得不的習慣。

發霉空間中的潮濕與身體感受的濕溽,及對於當時發生種種的膠著感,因此選擇史萊姆作為《有的沒的的有的霉的》展場中,代表簡嫚君發霉記憶的介質。史萊姆的原料是膠水,加入小蘇打粉後產生固化的狀態,既是流體又膠著,不沾手但沾黏於布料時產生難以去除的痕跡,易附著味道與皮屑。在發霉小套房時,從壁紙、床墊甚至是空間本身,過去房客們的氣息殘留於密不透光的小套房中;而自身的過往,也如用膠水黏於發霉小套房的記憶之中,即便試圖拔除,但始終會剝下原有載體的一部分,也會留下殘膠的痕跡,坑坑巴巴。

發霉空間裝置配置

展場示意圖-01.jpg

這是一個充滿各種不同型態簡嫚君,擴散於展覽空間,身體的形象也被稀釋其中。從在人台上繪畫蕈類在身體內綻放後,進而將自己的局部身體置放在影像畫面中,以繪畫的方式連結自己身體與充滿著電線的街頭巷尾;在《養間菇息3.0》當中,放置整個自己與人台在影像畫面中。在發霉小套房居住時,先前堆積著從未見面的房客們的體味,早已與發霉小套房的霉味交融;當居住一陣子後,我的體味也與不具名的房客們的味道混雜著,在精神上甚至是產生與發霉小套房「融為一體」的狀態,產生邊界消融。由於我大多是以壓制自己的情緒作為處理問題的方式,激烈而矛盾的壓抑感受不斷的被壓縮,但發霉的記憶是一直如影隨形,不管到了哪裡,我是乘載著發霉記憶的載體,持續堆疊。從拍攝自己到而非實體的自己,以投影呈現,使得在街頭巷尾展演發霉的心理感受的影像,壓縮地投影在牛仔褲布幕和史萊姆紗上。

觀眾一進入到展場映入眼簾的是牛仔布幕中單一個畫面,再進入展場中的小套房時,不斷重疊在不同地點但作同一套動作的影像,投影至史萊姆塗抹在紗上乾掉的布幕,流動過後停滯不前的不規則起伏,使得影像畫面產生變質。我用自己的身體為基準,在當下與外在空間的互相對話,而非預期在表演過程中能夠得到行人的回饋,以行為展開對於發霉小套房的感受。在被發霉小套房與外在環境稀釋下,我有著許多的分身,但肉身只剩下影像,終將逝去剩得也只是對他人毫無意義的掙扎。嫚君的肉身不在,只是個鬼魂縈繞,建構一處追憶之所。

P_20180615_012726WEB.jpg

《有的沒的的有的霉的》發霉小套房草模

創作實踐

-

發霉通道

-

作品中再現當時所居住環境的身體感受。在回到發霉小套房前,總是會穿越巷弄之間的熙來人往,在往返於人群與自我之間,與人群有所交流或擦肩而過,自己就在耳語中、在言說中,不斷被反芻,被吞噬又被吐出來,過程反覆進行,身體置於其中但意識卻旁觀其景。在拍攝時,路過的人看著表演發霉狀態的我,我的存在確實違反路過人們的日常,但看了一眼之後便離開,如同人們看了看發霉的吐司便置之不理。那時候對我來說發生了很多事情,但對他人來說就是過著一如往常的日子,同時別人也發生痛苦難熬但我不知道,彼此僅是彼此的路過。我雖然毫不在意他人來往地完成自己的一套肢體表現,在做發霉動作時沒有任何的預設,不會去理會周遭發生的任何事,讓自己的心境在發霉小套房的狀態。在拍攝時,當有汽機車需要通行時,仍然會讓出路使其能通行。當外在環境有不得不的狀況時,還是會產生應變的動作,完全無法脫離社會環境。

觀眾在透過穿越硬挺的牛仔褲布、柔軟的睡衣格子布,和塗抹史萊姆乾掉的紗,在不同材質的布幕之間,使觀眾的身體產生空間感的轉變,感受空間的軟化感。觀眾的身體參與其中,身體成為連結空間感受的主要媒介,同時進行著自己的身體在知覺自己的身體在空間中的感受。影像中服裝的突兀與系列動作的不變,建構一個由現在身體和過去意識構成邊界溶解的狀態,在觀看的同時,自己的身體已悄悄然和空間裝置交錯其中。

-

發霉套房/擱淺在床

-

「這裡既是牢籠之所又是救贖之地,墜落在有限空間中的毫無邊界。」

—創作者自述

原本以為發霉小套房是靈魂的監獄,居住環境不佳使自己感到被困住;但在做了一系列關於「發霉」的作品後,對比雖然現在住的地方沒有發霉的狀態,但因為精神狀態,使得身體記憶中被困住的感覺又回來,深受內在自我與外在環境,以及過去及現在的狀態作用著。當時的狀態是躺在床上覺得自己在情緒之海中載浮載沉,因此在穿越布幕後,有高度約163公分的發霉溫室,觀眾須躺在床上才能看到上方投影的影像,觀眾的身體也同時躺在影像的光斑中。簡嫚君的荒謬行為影像會不斷產生疊合,並伴隨著黏稠的史萊姆滴落,對應著發霉其實是一直停留在某處,才會堆疊而成的狀態。

 

在每天開展時,都會製作新的史萊姆增加於背投的投影布幕上、隔間紗幕和舊作的人台。我成為展場中「黴」的生產與控制者,豢養著這個展場。在製作史萊姆時用雙手攪拌史萊姆成形,也將自己的皮屑混雜其中附著,產生與空間融為一體的感受,我成為空間的一部分,空間成為我的一部分。而滴落的史萊姆也沾黏著觀眾們掉落的毛髮和皮屑。

當身體穿梭內外世界的過程中,發霉小套房是內在自己與外在環境在世界的緩衝區,內在自己與外在自己得以短暫的合而為一,發霉現象讓我產生歸屬感,成為當時的我相當重要的保護層。肉身雖在如小套房般具遮蔽性的空間,但影像中巷弄街景與人往熙來的場景,呼應著出發點來自於個人發霉經驗,在「個人」的租賃空間中,即便在房間這樣「看似」隱私、不受外界干擾的地方,但精神上仍受到許多外在因素的影響,猶如傅柯(Michel Foucault)在《規訓與懲罰:監獄的誕生》所講述的全景敞視監獄(Panopticon),權力無所不在,自我甚至自動性地監視自我。

-

發霉舊作

-

「我是一個自己與簡嫚君分隔相當遙遠的人。」─—創作者自述

觀眾從進去展場看見完整的簡嫚君身體,到最後通過發霉小套房時,看見的是散落於空間的軀體,而史萊姆沾黏的份量會越來越多。由於史萊姆易沾黏展覽中的每一層隔開,觀眾可以選擇繼續進入或是不進去。在通過發霉套房後,整個展覽的最後空間放置的是自己過去「發霉」的相關作品。由於過去的作品當中,畫面的繪畫元素相當在意「穿越」,既流動又停滯的矛盾。主要的是片段的身體圖像和影像,有所連結但又不完整,如幽靈般游移於展覽空間中。

從發霉小套房開始,我經歷了各式各樣的發霉經驗,做了許多有的沒的的有的霉的關於「發霉」的作品,對於發霉的想法在做作品當中,不斷轉變與調整。而目前作品的存在是在處理:即便發霉小套房已經消失,但我又打造了一個關於發霉小套房的場景,讓身體能有追憶之處。在不停地往返發霉的記憶與作品之中,我不斷的透過創作關於「發霉」的作品,讓曾經存在的空缺,能夠得以有再次擁有的錯覺。在這次展出中,試圖讓觀眾在此空間裝置感受到,在穿越布幕、發霉溫室、過去的作品後,又回到發霉小套房,從布幕群離開,經歷簡嫚君來回於這些關於發霉的種種。

展覽時間_2018.12.05-12.11

展覽地點_實踐大學藝文走廊

臉書展覽頁面

有的沒的的有的霉的簡嫚君個展

\

布展小媒人:林SALLY、鄭gloryaka太陽、黃翊蓁aka寶友同事顧問、陳宥樺aka犬務所狗王、辛采儒aka寶友同事會長大大、吳嘉峻aka展場神來之筆、李宜樺

偽開幕日真布展中小幫手:張Esther

投影機協力:姚羽亭

作品拍攝錄影:張巧玗

展場攝影:Chen CiaoLing

特別感謝:胖老師繪畫攝影教室、陳怡君、禮俗魚、蔡孟奇

 

謝謝你悄然出現

又消逝

獻給你